千赢官方下载_千亿国际电脑版_千亿棋牌官网

云深回到车上,突然想找个人说话。

她给李思行打电话,结果李思行没接,估计是在忙。

翻遍手机通讯录,看到秦潜的手机号码,云深突然停了下来。

云深轻轻咬着唇,心里头有些犹豫。

说起来,真正懂她的人,不是朝夕相处的李思行,而是秦潜。

那她要给秦潜打电话吗?

细数自己和秦潜认识的经过,她主动给秦潜打电话的机会,可谓是屈指可数。

此时,云诤上了车,打断了云深的思考。

云深收起手机,对云诤说道:“送我回学校。”

下午还有两堂专业课,云深不能缺席。

云诤小心地看着云深,“你不高兴?”

“我应该高兴吗?”云深反问云诤。

舞动的芭蕾欲望

云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干脆闭口不言。心里头则想着,真搞不懂女人的想法,一会好一会坏,感觉随时都有得罪人的风险。

云诤老老实实地开车,将云深送回学校。

云深下了车,独自走在校园里。

云深拿着手机,最终还是拨通了秦潜的电话。

“喂,我今天去鉴定所做了DNA比对,明天就能出结果。”

秦潜沉默了两秒钟,才开口说道:“见面吗?我现在有时间。”

云深笑了起来,“下午有课,时间太短,还是别见面了。”

“见面花不了多少时间,你等我,我很快就到。”

秦潜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

云深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,有些茫然。

她有点后悔,或许她不应该给秦潜打电话。

可是她心里头隐约有点期待,期待和秦潜见面。

此刻,云深需要倾诉。而秦潜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。

云深坐在花园里,看着远处在荷塘边嬉笑打闹的小孩子,还有秀恩爱的情侣们,有一丝丝的向往。

身后响起‘哒哒哒’的声音,拐杖碰撞着地面,连节奏都没改变。

云深一回头,果然就见到了秦潜。

秦潜也看着云深。

“你来的好快。”

秦潜在云深身边坐下,拐杖就放在椅子边上。

“原本就在附近。”

云深扫了眼秦潜的左腿,“有坚持复健吗?”

秦潜抬起左腿,随意伸展了一下,“你的药很好用,左腿已经好了很多。”

云深干脆出手,在秦潜的最退上敲了两下。

“嗯,是比以前要有力量。坚持坚持,很快就能正常走路。”

秦潜笑了笑,特意提起裤脚,让云深看到绑在腿上的药袋。

云深说道:“药袋该换了。我给你重新做个药袋,到时候你派人来拿。”

秦潜放下裤脚,真心说道:“谢谢!”

“不用谢我。你付了诊金。”

秦潜观察着云深的表情,轻声问道:“看你情绪低沉,后悔去鉴定所做比对?”

云深将手放在额头上,有些烦恼,“倒不是后悔,就是觉着这个决定是不是做得太仓促了一些。或许再晚几天,我就不会这样。”

“不后悔就好。安心等结果,结果出来之前什么都别想。”

云深低喃:“如果我真的是云家人,会怎么样?”

“不管你是不是云家人,你都是你。”

云深望着秦潜,愣了一下,突然笑了起来,“我一向都很有主见,却没想到也有迷茫的时候。”

“我很庆幸,你迷茫的时候找了我。”

云深避开了秦潜的目光,望着前方,说道:“你说的对,无论我是不是云家人,我始终是我。云家对我而言,或许就像是多了一门亲戚。”

云家可不是多了一门亲戚这么简单。不过秦潜没有说话。此刻,不妨保留一点美好幻想。

云深突然问了秦潜一个严肃的问题:“如果换做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秦潜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会和你一样,做鉴定,等待结果。如果是云家人,那就好好做个云家人。如果不是云家人,也没什么可损失的。”

云深望着秦潜,“怎么做,才算是好好做个云家人?”

秦潜笑了起来,“我以为你什么都懂,什么都明白。”

云深扭头,有些不自在。思考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只是懂得比同龄人多而已。云家传承几百年上千年,这样的家族,估计有很多规矩。”

上辈子,云深身在陆家。陆家也是江州豪门,可是同云家比起来,那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。陆家人连中州云家的门槛都进不去,可想而知,这差距得有多大。

秦潜说道:“云家是老牌世家,规矩的确多了一点。不过你不用紧张。对云家人来说,你只是一个外来户,只需要维持面子情就行了。更深层的东西,如果你打算在云家有所作为的话,就需要你自己去慢慢揣摩这里面的分寸。”

云深脚尖微翘,显得有几分可爱。

云深说道:“真要回归云家,就像是背了一个重重的包袱。”

“包袱太重,就扔了吧。”

云深顿时愉快地笑了起来,“你说的对,包袱太重,就该扔掉。我今天纯粹是自寻烦恼,还浪费你的时间。”

“我不介意。我的时间的确很有限,但是陪你聊天解闷的时间还是能抽出来。”

云深抿唇一笑,指着远处的几个大个子,“那些都是你的人?看样子他们很着急,你该去工作了。”

秦潜顺着云深的目光朝大个子们看去。真是一群碍事的家伙。

秦潜说道:“是该去忙了。以后有任何问题都给我打电话。只要我在京州,我一定会抽出时间来见你。”

云深突然说道:“你这么忙,谁要是嫁给你,岂不是要夜夜独守空房。”

秦潜盯着云深,一本正经地承诺,“你嫁给我,我保证天天满足你,绝不会让你成为怨妇。”

我艹!

云深好想抽自己的嘴巴。叫你胡说,叫你乱开玩笑。遭报应了吧。

云深挥挥手,抖音成年短视频在线观看就跟赶苍蝇似得,“快走,快走,我这里不需要你。”

秦潜心知肚明,了然一笑。

“好,我走。记得我说过的话,有事情随时打电话给我。”

云深捂着脸,没搭理秦潜。

秦潜拄着拐杖,哒哒哒,离开了。

云深放下手,看着秦潜的背影,脸颊绯红。

真的好丢人!

吸取教训,以后在秦潜面前千万别乱开玩笑。秦潜脸皮之厚,分分钟给她怼回来。

这会云深浑身通透,心情也随之好转。

果然,心情烦闷的时候,就该找个人倾诉。

吹着秋风,晒着秋日阳光,云深感觉很舒服。

这个季节,是一年当中最舒服的时候。

云深拿出手机,忍不住将身边美景一一拍下来。

某个人在云深身边坐下。

云深扭头一看,嚯,真是稀奇,竟然是司易。

云深对司易可没好脸色。她还记得上次牧野找她,她朝司易求救,司易竟然见死不救,视她如空气。

云深没和司易打招呼,彻底无视司易。

司易盯着云深,神情严肃,就像是发生了严重的事情。

“你和秦潜很熟?”

云深微蹙眉头,司易竟然认识秦潜。

云深朝司易看去,上下打量了一番,还是那副又冷又硬的臭模样。

“不熟。只是认识。”云深随口回答。

司易哼了一声,“我看你们可不像只是认识的样子。”

云深嘲讽一笑,“师叔今天有空?竟然关心起师侄女的交友情况。”

司易板着脸,冷声问道:“你知道秦潜的身份吗?”

“知道。秦家长房嫡长子,特勤局局长。”

“既然知道,你还和他来往?”

云深蹙眉,神情古怪地看着司易,“你是在教训我?请问,你是以什么身份教训我?”

司易说道:“我只是好心提醒你。身为九玄门的弟子,最好不要和公门中人打交道。尤其是像秦潜这种身份,你和他来往,对你没好处。”

“谢谢!我能分辨好坏,不需要‘师叔’操心。”

云深将‘师叔’二字咬得重重的,分明是在讥讽司易多管闲事。

司易冷哼一声,“该说的都已经说了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”

司易起身离去。

云深死死盯着司易。

云深并不生气,反而是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。听司易的口气,似乎很忌惮秦潜,准确的说很忌惮秦潜的身份。

司易为什么忌惮秦潜的身份?

司易私下里有做见不得人的事情?

云深捏着自己的下巴,幻想自己成为神探,能够破解司易的小秘密。

司易此刻有一点点后悔,早知道云深同秦潜关系密切,他就不会在云深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只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,希望云深嘴巴严实,别把他的事情告诉秦潜。

……

次日。

云深上完课走出教室,就接到云慎亲自打来的电话。

云慎在电话那头说道:“广告已经拍完了,只剩下后期制作。”

“谢谢云导。”云深的语气很客气,也透着一点点距离。

云慎在电话那头问道:“你不关心鉴定结果吗?”

云深平静无波,问道:“结果出来了吗?”

云慎先是顿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十分钟之前出的结果。你想知道吗?”

云深低头一笑,眼中有着嘲讽和轻蔑。

云深随口说道:“如果我不是你女儿,你应该不会多此一举给我打电话。你给我打电话,这么说鉴定结果,我们是父女?”

云慎长出一口气,像是要将过去几十年的郁气全部吐出来。

心情激动的云慎,在这一刻突然冷静下来,“对,我们是父女。一会,我要给你妈妈打电话。她知道后,应该很快就会回来。你妈妈回来之前,云深,我们父女两人能先见个面吗?”

云深站在走廊上,望着窗户外面的秋色,说道:“我们有必要见面吗?”

“云深,我是你爸爸。”

云深嘲讽一笑,“听说当年丢掉我的人,就是你。”

这句话犹如一把尖刀,狠狠戳进云慎的心口。

云慎痛不欲生,感觉半边身子麻痹。

云慎痛苦地说道:“对不起!”

“这话你该对牧女士说。”

云深的语气很轻,不带半点感情。

这才是让人最痛苦的地方。

云慎突然发现,找回女儿只是第一步。接下来他还要面对许许多多的问题。

每一件都不会比找回女儿这件事轻松。

“云深,你恨我吗?”

云深沉默了许久,云慎则一直提心吊胆。

最后,云深轻声说道:“恨你吗?我也不知道。恨一个人,总得有强烈的感情波动。而我对你,并无感情,自然也就谈不上恨。”

真正该恨的人是高荷花。只可惜,高荷花活着的时候见不到今天,死了也见不到。

如果高荷花一直活着,活到现在,云家能找到她吗?只怕这个时候,高荷花早就被高家当做摇钱树,卖给了别人做老婆。

高荷花一辈子都得不到尊重,得不到关心。一辈子累死累活,做牛做马,也得不到一句好话。她的人生如此悲剧,云家会稀罕找回这样一个女儿吗?

如果云家知道高荷花已经嫁人生子,人生已经注定,还会认她吗?

这个问题没有答案。

钱,云家不在乎。

但是云家在乎面子。

认回一个从小没有读书,一辈子在山沟沟里面打转的女儿,是有点没面子。

云深想到这里,替高荷花感到不值。

所以高荷花有资格恨当初把她弄丢的人。

云慎神情痛苦,语气沉重,“云深,你该恨我。”

“云先生,事情不用那么复杂。”

听到云深叫他云先生,云慎心里头很不是滋味。

云慎小心翼翼地提出要求,“云深,能叫我一声爸爸吗?”

抱歉,她叫不出口。云先生就别为难她。

云慎叹气。

云慎说道:“你的名字本该叫云词,这是我和你妈妈一起想的。”

云词?

云深说道:“我还是叫云深。”

“都依你。”云慎搓了一把脸,又试着说道:“云深,你能和我说说,那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吗?当初你丢了,我们发动了所有的关系去找你,一直没找到。你去了哪里?”

云深言简意赅,“被人贩子卖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云深继续说道:“被卖到山沟沟里,给人做童养媳。”

这就是现实。现实就是这么残酷。

云慎的心都揪紧了,都快不能呼吸,“那你现在?”

云深没有卖关子,直接说道:“他们卖我的时候,我逃了出来。”

云慎长舒一口气,终于活了过来。

云慎老泪纵横,却一直强忍着,怕云深听出来。

“云深,我对不起你。”

云深淡漠一笑,“没什么对不起,以后各过各的就挺好,没有负担。”

“不,不行。我要补偿你。”

“停!不要说补偿的话,我不喜欢听。云导,我们是父女,这是事实,我不能否认。但是我们之间真没感情,至少我对你真没一点感情,我们别演父女情深的戏码行吗?你也别那么小心翼翼,一副生怕我不高兴的样子。你没必要这么做。以前怎么生活,将来依旧怎么生活。只不过通讯录里面多了一个女儿而已。”

云深很冷静,冷静到几乎残忍的地步。

云慎突然泣不成声,“云深,我把你弄丢了,我很愧疚,很自责。请你给我一个机会,好吗?”

云深的内心毫无波动,“云导,你的情绪不太稳定,我想我们还是改天再通电话吧。”

“别挂电话,我们再聊聊。”云慎急切地说道。

云深叹了一声,“云导,我们之间没多少可聊的。现在你情绪又这么激动,也不适合聊天。改天吧。等牧女士回来后再说吧。”

云深果断挂掉了电话。

至于云慎的感受,云深顾及不到。

云深回头,狠狠盯着云诤,“听了多少?”

云诤有一点点尴尬,“我不是故意偷听。”

云深哼了一声,“不是故意,那就是有意。”

云深收起手机,下楼。

云诤赶紧跟上,“云深,你是云家人,你得叫我一声哥哥。”

云深停下脚步,回头,似笑非笑地盯着云诤,“你想做我哥哥?”

云诤突然往后面退了一步。云深这表情,让他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云深掰动手指头,“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做我哥哥。想做我哥哥,得看你有没有本事。”

“云深,你可别乱来。”

云诤一副受欺压小媳妇的模样。

云深嗤笑一声,“瞧你这怂样,还想做我哥哥。先修炼十年再说吧。”

说完,云深继提步下楼。

云诤继续跟在云深身后。

下了楼,云诤还一直跟着。

云深停下脚步,回头,“云诤,你再跟着,小心我抽你。”

“我担心你。叔叔让我看看你好不好。”

“你已经看到了,我恨好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云深,你去哪里?我送你。”云诤不仅没走,反而凑了上来,露出一张大大的笑脸,笑得跟个二傻子似得。

云深嫌弃地瞥了眼云诤,没回答云诤的问题,继续朝校门外走去。

Tags: